网贷平台借款限额基本完成“瘦身” 部分平台仍超额

作者:admin浏览次数:发布时间:2018-05-10 14:55
【内容提要】2016年8月24日,中国银监会等四部门联合颁发《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以下简称《暂行办法》),确立了网贷行业小额、分散、普惠的发展方向,在网贷平台的备案、借款人的借款限额、银行资金存管,以及资产类型等方面都是平台需要完成的命

  

 

  2016年8月24日,中国银监会等四部门联合颁发《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以下简称《暂行办法》),确立了网贷行业“小额、分散、普惠”的发展方向,在网贷平台的备案、借款人的借款限额、银行资金存管,以及资产类型等方面都是平台需要完成的命题作业。

  平台借款限额基本完成“瘦身” 部分平台超额

  其中,借款限额是衡量平台是否完成了小额分散要求的核心指标。根据《暂行办法》的第十七条规定:同一自然人在同一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平台的借款余额上限不超过人民币20万元;同一法人或其他组织在同一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平台的借款余额上限不超过人民币100万元;同一自然人在不同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平台借款总余额不超过人民币100万元;同一法人或其他组织在不同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平台借款总余额不超过人民币500万元。

  

3d9a0d387c314568a6cfcecfcbf6a59b.png

 

  网贷天眼查询互金协会信披系统接入的76家平台披露的交易数据发现, 45家平台公布的人均累计融资金额为1.04亿元,融资人总数达1891万人,简单计算可知,平台人均累计借款额为5.5万元,即使不把同一自然人或法人在同一平台重复借款情况排除,这一数字也表明行业整体在限额方面达到了监管要求。

  

1a3501f8fddcae850ff8883a16a19e7c.png

 

  从单个平台来看,网贷天眼小编逐一查看了这45家平台网站的产品,结果总体令人满意,大额标几乎不见踪影。不过,仍有个别平台存在较为严重的超额现象。例如,人均累计融资额在千万元以上的“超胖型”平台(海金仓、旺财谷、小油菜),在《暂行办法》出台一周年后有没有“瘦身”?小编查询平台网站发现,虽然这三家平台大部分产品标的基本符合监管规定的限额要求,但偶尔还是有发售大额标的情况出现。由此可以看出,这些累计融资额超高型平台在实现合规的道路上,还需要进一步努力。

  

a9278261ece7b3bd86162c8564a40f11.png

 

  另外,网贷天眼发现,人均累计融资额在百万以上、千万以下的平台共13家,其中有3家仍在发布大额标。累计融资额在百万以下、20万以上的平台有13家,目前只有2 家平台偶尔发布大额标。20万以下平台有14家,其中1 家平台发售过大额标。可以判断出,人均累计融资额在20万元以内的平台大概率不会超额。

  有意思的是, 3家平台(e兴金融、开鑫贷、道口贷)公布的人均累计融资金额为0,如果是网贷平台,要公示借款人的借款信息,但该数据竟然显示为0。小编登录这三家平台官网发现,借款人的信息在网站上是有披露的,但为什么互金信披系统显示这一数据为0,小编也是非常不解!

  

ae9c33070757fda8fb550f22e3818831.png

 

  少部分绞尽脑汁规避限额

  大平台借款金额普遍下降。从上半年部分平台公布的半年报数据上发现,团贷网2017年平均借款金额由2016年上半年22.6万元减至今年上半年的3.7万元,微贷网上半年平均借款金额达7.5万元,人人贷单笔借款合同平均金额10万元,投哪网借款金额8.78万元;PPmoney人均累计借款金额为3097元。这砦平台在坚持做小额的路上,也吸引更多的用户不断涌入。

  网贷小额化,目前成为整个行业的发展趋势。2015年,网贷行业人均借款金额为17万元;2016年8月人均借款为14万元,2017年上半年,网贷人均借款金额下降到10.7万元,降幅超过76%。从数据表现上看,行业的人均借款金额整体符合个人、企业相对应的20万元和100万元的规定。

  目前有平台还在玩太极,部分借款金额超过20万限制的个人,通过借道机构法人的方式来申请借款,以突破细则的限制。另外,还有一些平台的大额标通过拆来完成消化。可见,为了有效规避借款限额这一要求,平台绞尽了脑汁和心思。

  当然,业内也不断传出因资产稀缺而宣布转型、停业的声音。作为以大额标起家的红岭创投面临不小的压力,毕竟,平台多年深耕大额标被迫急踩刹车而转型做小额资产并不容易。基于小额资产模式下,这位”大哥“也在不久前无奈宣布退出网贷行业,公司董事长周世平并不看好网贷平台做小额资产。他称,“全国多家机构都在做小额,而大部分银行在小额模式上吃过很多亏,现在让民间机构来做,从筹备能力以及掌握的资源来说,比银行要弱得多,我并不认为民间机构能把这块做好。”

  据了解,在监管落地前,红岭创投等大标平台也尝试过向小额分散模式转型,结果是留下一地鸡毛。原因大概有几点;小额借款金额小,但业务成本高,成本收益难以匹配,如果批量开展业务,又需要具备线上技术能力,然而多数网贷平台又不具备这样的优势。最终,以红岭创投为代表的大单模式仓皇谢幕。

  上半年,网贷行业打政策擦边球与“金交所“合作将大额拆分成若干小额标的平台也被全面叫停,现金贷、校园贷业务的平台先后被清理整顿,整个行业陷入更深的”资产荒“旋涡中,有的平台甚至到了青黄不接的窘境。在生存这道丛林法则里,如何跑马圈地深耕小额、分散的优质资产,依然是未来平台的重中之重。




回到顶部